万州|黔江|涪陵|渝中|江北|南岸|北碚|渝北|巴南|长寿|江津|合川|永川|南川|綦江|万盛|大足|璧山|铜梁|潼南

丰都|垫江|武隆|忠县|云阳|奉节|巫山|巫溪|石柱|秀山|酉阳|彭水|城口|荣昌|开州|梁平|大渡口|沙坪坝|九龙坡

首页>重庆频道> 会客厅>正文

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2018-04-28 18:16:40 | 来源:华龙网 | 编辑:高爽 | 责编:石丽敏

网信办要求转发【重庆会客厅】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杨发英这个名字,起的好,也起得巧,用重庆话来念正好是她那为之奉献了青春的事业“法医”的谐音。但是,作为一名女子,谁又会喜欢天天和尸体打交道呢?即使面对的是一具正常死亡四肢健全的尸体,一般人也不敢轻易触碰。更何况是爬满蝇蛆、散发恶臭的残肢断臂?可作为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三大队的主检法医师,这却是她工作中经常要面对的场景。这份特殊的职业,她已经坚守了14年。近日,杨发英获得2018年全国“最美职工”荣誉称号,是重庆市唯一获此殊荣的职工代表,也是全国公安系统第一个获此荣誉的公安民警。

  冰冷的“战场”

网信办要求转发【重庆会客厅】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一座人迹罕见的大山里,杨发英正带领着团队勘查一具表皮已经发绿的尸体。

  杨发英带上手套,刚一伸手接触尸体,腐肉就似烂泥似的垮了下来。

  “老天,好臭哦!”在场的人纷纷捂着鼻子远远的走开,渗出尸水的恶臭,熏得在场众人一个个眼歪嘴斜。

  杨发英啥都没说,仿佛闻不到任何味道,只是专注地观察着每一个细节,但是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以及她逐渐减缓的呼吸还是出卖了她。

  尸检过后,她走到哪里,衣服上沾染的腐尸恶臭就带到哪里,弄得大家都不敢和她靠得太近。有人问她,“你难道不怕臭?莫非你们法医都有抗臭的本事?”她淡淡地一笑说:“有谁不怕臭不怕脏的?但我是法医。”

  飞蝇蛆虫是她还原案发现场的“线索”,冰冷的解剖台成为她查疑解惑的“战场”,一项项关键物证让“零口供”的犯罪嫌疑人最终伏法……

  影视剧里,时常出现女法医的身影。她们干练时尚,英姿飒爽,踩着高跟鞋冲进现场,穿着风衣般的白大褂淡定地在化验室操作“高精尖”仪器,俨然一副“科技范”。这样的画面,时常让重庆市铜梁区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三大队的主检法医师杨发英吐槽:“现实中哪可能这样?”

网信办要求转发【重庆会客厅】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铜梁公安分局从事一线勘查工作的法医有5人,杨发英是其中唯一的女法医。

  初见杨发英,她温文尔雅、面带微笑,就像和你拉扯家常的邻家大姐一样憨厚。如果她不穿上那身制服,没人会想到她会是一个警察;如果她不换上那身白大褂,更没人会想到,她是法医。

  早在14岁,杨发英就将人生目标锁定在了“法医”这个略显神秘的职业上。“当时看了《鉴证实录》,很崇拜里面的女法医,立志长大也要像她一样。”杨发英说,读中学时,电视剧《鉴证实录》里陈慧珊饰演的法医让她印象深刻,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爱上了法医这个职业,立志要成为一名女法医。

  后来,杨发英考上了昆明医学院的法医专业。当时,班上有38名学生,大部分都是男生,而且只有杨发英等4名女生学的是公安法医方向。现在,她们4人中只有杨发英还依然坚守在办案一线。

  在杨发英的朋友和同学眼中,女孩子当法医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你难道不怕吗?”从她读大学开始,就经常有人问她这个问题。“我们是帮死者‘说’出真相,没有什么好怕的。”杨发英说,法医职业特有的正义感和使命感,让她充满了勇气。

  “一个女娃娃干啥不好,干这个!”这是杨发英工作以后,听得最多的一句话。除了不解之外,不乏对女法医能力的质疑。“刚开始,他们看我翻动尸体都觉得费劲儿。”慢慢地,杨发英逐渐适应了工作的强度。

  “作为女法医,体力方面的劣势不可避免,但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细心,比较有亲和力,家属愿意跟我沟通。”

   会“说话”的尸体

网信办要求转发【重庆会客厅】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如今的杨发英经常接触尸体,对于各种“重口味”早已习以为常,但从警后经历的第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却给她的心理带来极大的触动与震撼。

  那是2004年的夏天,分局接到报案,一处租赁屋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当时还是实习生的杨发英跟着法医老师去到现场。

  “一推开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后退,想转身就走,远远逃离。”高度腐烂尸体气味直冲上脸,杨发英感觉胃翻腾得厉害,难受的感觉已经快冲破嗓子眼儿。

  死者的五官不断地蹿出蛆虫,她想伸出手去触碰,手却不受控制地一直抖。

  “这个臭你都不能忍受,你以后怎么干法医案件。”老师看了一眼站在尸体旁不敢下手的杨发英,二话没说,带着手套就开始对尸体进行初步勘查。

  看着老师忙碌的身影,杨发英定了定神,“我既然自己选择当法医,就要把工作做好”,她暗下决心,给自己鼓劲儿。

  “现场虽然不大,但明显被打扫清理过,一开始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杨发英回忆,但她并没有放弃,在老师的带领下,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对现场进行搜索,终于发现有效生物痕迹。

网信办要求转发【重庆会客厅】与尸体打交道14年 她传达死者最后的遗言

  杨发英参与解剖时戴了两副手套,但一下来还是忍不住洗了5次手。此后的午饭,更是无法下咽,一连挑了四个菜,都觉得有腐臭的味道。

  不到一个星期,杨发英参与的第一个案件侦破,她很有成就感。“当案件破掉时,你发现案发过程跟你的推测吻合起来,这时候心里面的高兴是难以言表的,这也是法医工作的成就所在。”杨发英说,“我努力去还原真相,这就是对逝者最好的尊重,这也是我继续努力工作下去的动力。”

  死去的人没法开口,但在法医的眼里,遗留在现场和尸体上的每个细微痕迹,都可能“说”出死因及破案线索。

  2017年6月,在铜梁区安居镇发生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杨发英带领民警立即出动,为事件定性——确定死者死因是意外、自杀还是他杀。现场床上、地上、墙上都遍布有大量血迹。死者颈部有多处刀伤,系锐器切割造成,并伤及气管及食管,但死者死因确系机械性窒息死亡。刑事技术大队三名年轻法医一致认定:“这肯定是他杀!”却不想,背后一个轻柔声音响起:“不一定!”说话者正是三名年轻法医的师傅杨发英。杨发英仔细查看死者伤口后,目光笃定的说道:“如果是他杀,不会形成多个皮瓣,伤口闭合后,见深浅不一的切割痕,并有多个皮瓣形成,并以左侧为重,故分析死者在生前以右手握刀对自己的颈部反复切割形成,应为自杀,排除他杀。”经严密侦查,事实和杨发英的推论完全一致。 “杨姐,你真是太神了!”杨发英的徒弟之一邢雷啧啧惊呼。 “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被表面所迷惑,要透过纷繁复杂的表象去发现真相。”她告诉徒弟们,“受害者的尸体就是生命遗物,生命遗物里藏着真相,只有把这个真相找出来,死者才能瞑目。”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